病名は愛だつた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更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请称呼我爱或爱君
黑塔利亚极东洁癖
v家蕉橘洁癖
凹凸世界雷卡洁癖(准确来说只是不吃安哥x雷皇兄弟,应该算个杂cp和邪cp狂爱者)
不会说话和外交,请多指教≧﹏≦

没有男朋友的约会(4)

.女子组中心(秋,艾比,凯莉,安莉洁,蒙特祖玛,莱娜)
.cp向为丹秋、安艾、凯柠、雷祖、鬼莱,微瑞金、雷卡,已交往设定
.是糖,放心,这次纯糖无刀

s市。
接下来的两天女孩子们过得都很充实。
星期三上午,去商业广场时偶遇到了一家凯莉工作地方的分店,六个女生便在哪里订了一套专属于自己的洛丽塔服装。
下午,去了中心公园。休息的时候玩了一把国王游戏,途中还把无意经过此处的卡米尔以及打酱油的维德、安特拉了进来。
不得不说秋和莱娜简直是玩这个游戏的欧皇,连续几轮都是这两个家伙拿到国王。
最后一把又是莱娜,她对4号牌下达的命令,是要有感情的念出她给出的这一段台词。
四号牌卡米尔看了台词后表示――
“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星期四上午,在蒙特祖玛强烈的推荐下几个人去听了嘉德罗斯的钢琴演出也顺便给维德、安特放半天假让他们回去整理一下照片。
演出结束后她们去后台和嘉德罗斯打了个招呼,差点就让嘉德罗斯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为什么嘉德罗斯愿意帮她们?
因为秋说了一句――
“如果你不暴露我们,你们几个月后的国际钢琴比赛我就让格瑞参加。”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回头让金撒几个娇就行了。
秋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金他可是你亲弟弟。
下午,去了s市有名的水上乐园。又被叫回来拍照的维德、安特看着六个身材完好且只穿了泳装的美人,差一点因为流血过多而身亡了。
不过,这倒是又成了一个足以打死他们的理由。
毕竟………女子组泳装的样子,连她们的男朋友们都没见过啊。

星期五,s市的主题乐园总算是正式开门了。说来也是她们运气不好,居然刚好赶上了乐园翻修。
不过……为什么要穿洛丽塔服装啊?
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这样糟蹋新衣服真的好吗?!
女生们才不管这些呢,刚进游乐场就开始分头行动。
秋、蒙特祖玛、凯莉直奔过山车,摄影师维德表示这让我怎么拍?!
秋说“不用拍,你陪我们坐就行了。”
维德表示他是崩溃的。
安莉洁、莱娜、艾比而是去了鬼屋,摄影师安特的内心是拒绝的。
结果女孩子们没被吓到,他们两个倒是被吓的心脏病差点犯。
一个上午过后他们基本就不行了,可女孩子们倒是一个个容光焕发,一身活力。
现在的女孩体力都那么好吗?!
好在秋还算谅解他们便提前让他们下了班,反正一个上午拍的照也够多了。
下午。
艾比“接下来,我们玩什么?”
凯莉“镜子迷宫和海盗船,你们想先玩那个?”
莱娜“先去迷宫吧,那里离得近点。”
安莉洁“迷宫旁边是密室逃脱,要去吗?”
艾比“好主意!诶?这旁边还有一个古堡鬼屋?去哪怎么样!”
蒙特祖玛“你们不是都去过了吗?”
艾比“这不一样,刚刚去的那个尖叫程度才四颗星,这个可是满星!一定更刺激!”
秋“正好,那个旁边就是海盗船。我们就按这个顺序依次玩吧。”
安莉洁“秋姐万岁!啊咧,那边有冰淇淋,凯莉我要吃。”
凯莉“刚刚不是吃了一个吗?你小心拉肚子。你们要吃吗?我顺便一起买了。”
秋“我要。”
艾比“我也要。”
莱娜“我就不要了。”
蒙特祖玛“我也不要。”
凯莉来到冰淇淋车前,还没把钱掏出来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喊声――

“老板,你的冰淇淋有牛奶味的吗?”

这个声音,金?
刚刚抬头就看见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牵着自家发小的金发少年。
“啊!凯莉!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金笑得一脸灿烂,而格瑞则微微蹙眉。
“来这边玩咯!你们怎么在这?”难不成这座游乐场也是秋姐的?!
“哦,紫堂前几天抽奖抽到了这座游乐场的免费劵,但他因为有事没法来s市。我就用姐姐给我的卡和他做了交换。”
用vip卡……和免费劵交换……
凯莉看向格瑞,一脸“辛苦你了”的表情。
格瑞“…………”
安莉洁“凯莉?”
凯莉“你怎么过来了?”
安莉洁“秋姐见你半天不过来,让我来问你怎么了。”
金“安莉洁?原来你们也是来约会的吗?”
凯莉“是蜜月。”
说罢,略显自豪的显摆了一下手上的戒指。
金一个吃惊,差点把刚刚吃进的冰淇淋给吐出来。
金“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凯莉“两天前。我可和某些迟钝的人不一样,我看上的,就要赶紧抓在手以免弄丢了。”
说罢还揽过安莉洁的腰,在她脸上亲啄了一口。
安莉洁“凯莉~我的冰淇淋~”
凯莉“好好好,我现在去买。”
等凯莉走后格瑞忽然开口问了一句“秋姐她们,是不是也来了?”
安莉洁点点头,转身指了指秋她们的位置。
只见艾比和莱娜一脸懵逼的站在一旁,蒙特祖玛扶着额,秋一手叉腰,一手――
抓着个团子。
还是黑色的。
金“…………姐姐你在干嘛?”
秋闻声抬头,看见自家弟弟和弟夫正以一种相似度极高的懵逼表情望着她。
秋“金,你们怎么在这?”
又一次的解说后,秋也以一种复杂的表情望向格瑞。
真是辛苦你照顾舍弟了。
金“不过,姐姐你手上的到底是什么啊?”
秋这才想起自己手上的东西,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愠怒。
秋举起手中的团子“快说,你来这里干嘛?!”
团子渐渐抬起了头,婴儿肥的脸上是一种不符合年纪的无奈。
团子“我说过了,大学休学一年,来这边打工。”
秋“你来这儿丹尼尔知道吗?”
团子“你来这儿丹尼尔知道吗?”
秋一瞬间语塞,叉腰的那只手狠狠地在团子脸上捏了一把。
金“诶!原来是黑洞啊!”
金一提其他人这才想了起来,这个小家伙是秋和丹尼尔前些年在大学里收养的孤儿,后来被送到外地留学。要不是今天这一出,他们都快忘了这茬事了。
黑洞“哦我知道,秋姐你是不是又在玩离家出走的戏码啊!”
为毛是‘又’啊?
秋姐您这是第几次干这种事了?
都成年了能不能别那么幼稚了啊喂?!
看戏的人们心里同时划过了这几条弹幕。
秋“你想干嘛?”
黑洞“不干嘛,毕竟我和丹尼尔还是有联系的啊。”
怎么听都不觉得是不干嘛啊?!
秋冷笑“你威胁我?”
黑洞“是协商。”
秋“你想我做什么?”
黑洞“帮我办理退学手续,我要回M市。”
秋“理由是什么?”
黑洞“一个人在外地无聊,想回去。”
秋“好,我可以帮你。但你也不能向丹尼尔暴露我们的行踪。”
黑洞“没问题。”
诶?就这么完了?
这时候不应该是大诉苦水,说什么我一个人在外地怎么怎么样,好想你们,想和你们在一起之类的肉麻话吗?!
说好的苦情戏呢?
怎么随便真的好吗?!!
该说不愧是一家人吗?!!!
看戏的众人心里疯狂的刷过这几条弹幕。

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没有发生什么,照样该吃吃该喝喝。
期间秋顺便把嘉德罗斯的事告诉了格瑞,格瑞还没得及懵圈就看见金双眼放光地看着自己。
金“参加嘛格瑞,我想听!!”
格瑞不禁扶额,心到这么可爱太犯规了好伐!
格瑞点头的那一刹那,金欢呼起来然后抱住格瑞的腰。
金“格瑞你真好,我最喜欢你了!!”

一旁的秋和艾比默契的掏出来手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金和格瑞要离开了。
分别的时候,金对秋摆手道――
“再见了姐姐,丹尼尔那边我和格瑞会保密的!对了,‘那个地方’我今天已经去过了,所以姐姐再去的时候就不用带我的份了!”
秋先是一愣然后又轻轻的笑了出来。
“啊,我知道了。”
笑容里是沉沉的雾霭。
橘黄色的天空上,晚归的鸟群发出嘶鸣。

M市。
雷狮下班后,看见桌上一堆堆的啤酒瓶罐心里一阵MMP。
敢情这几个家伙是真打算赖在自己这儿不走了。
不过想来也对,毕竟当初卡米尔离开的时候自己差不多也是这样。
忽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雷狮扫了一眼屏幕瞬间瞪大了双眼。
他快速地走回房间接通了电话,当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后雷狮惊呼道――
“是你?!”

                                                                           待续

好久不见的更文,最近因为事很多所以还请见谅。
希望大家还能记得这篇渣文笔的文,ooc的如此严重都没人喷真是一个奇迹。
再一次感谢看到最后的你,这篇烂文大概再过一篇或两篇就会完结。如果能得到你的喜欢还真是惭愧啊。
…………这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