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つた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更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请称呼我爱或爱君
黑塔利亚极东洁癖
v家蕉橘洁癖
凹凸世界雷卡洁癖(准确来说只是不吃安哥x雷皇兄弟,应该算个杂cp和邪cp狂爱者)
不会说话和外交,请多指教≧﹏≦

夜莺

.安徒生童话改编
.皇子雷x夜莺卡
.仍旧熟悉的渣文笔
.迟到的雷总生贺文,祝我们的大猫猫生日快乐!(^O^)y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他住的宫殿是世界上最华丽的,人们在他的花园里可以看到最珍奇的花。离花园不远的地方是一片树林,林子里住着一只夜莺。它的歌声非常美妙,就连夜里出来收网的渔夫也忍不住停下来听一会儿。
有人说,那只夜莺本是天神的宝藏后来被一位天使带到人间变为了夜莺,为世人带来了美丽和温柔。
这是神明给予的恩惠,所有人都如此认为。
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家和诗人都来到这个国王的宫殿为这位“天神的宝藏”写诗赋词,他们用优美的诗词歌颂着神明的恩惠。
这些诗被编成书,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当然,也传到了国王的手里,国王捧着书读了一遍又一遍。
他很开心,也很诧异,“世界上最神奇的鸟儿就在我的王国里,而我竟然不知道!”于是,他把他的侍臣们招来,命令他们找到这只鸟儿,让它当晚唱歌给他听。
可是这只夜莺实在太聪明了,任凭侍臣们找遍了王宫的每个角落也没有发现它的踪影。
国王发火了:“你们这群废物!找不到那只会唱歌的鸟儿,我统统杀了你们!”侍臣们吓坏了,连忙又开始一番寻找。

其中一位侍臣来到了厨房。厨房里,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正在给一个少年绘声绘色地说着什么。
身体已经长开了的少年披着一条红色的披风,头上戴着一只小小的、金闪闪的皇冠。他是这个国家的三皇子殿下也是国王最为疼爱的小儿子。只是他为人性格阴晴不定,讨厌皇室里所有的人,因此王国里的人都很惧怕他,只有那位在后厨打工的小女孩敢和他讲话。两个人关系甚好,可以算是半个知己。
“那个雷狮殿下。”侍臣硬着脸皮走过去喊到。
“干嘛?”雷狮皱眉,他正在听女孩讲一个有趣的故事呢。
“您有没有看到过一只夜莺啊?”侍臣问。
“夜莺?什么东西?没见过。”雷狮不耐烦地说到。
“夜莺……大人,我想我应该见到过。”站在一旁的女孩突然开口道。
“真的!”侍臣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紧紧抓着女孩的双肩,“那你可知道它在那儿?”
“知道啊,每次听到它唱歌我就感觉像是妈妈在亲吻自己。”
“那你能带我们去见它吗?”
“不行,他很怕生的!你们过去的话一定会吓到他的!不过,我有办法带他去见国王。”
“那就拜托了,转世的弥赛亚,你可一定要做到啊!”

再三承诺后,女孩准备出发了。

“和我一起出发吧,三皇子殿下。”女孩对雷狮说到。
“我?”雷狮疑惑的指了指自己,“你不是说它怕生吗?”
“唔……可是我觉得它会喜欢你的!”女孩这样说到。
拗不过女孩的倔脾气,雷狮便和她一起去到了林子的最深处。
“……你为什么会觉得它会喜欢我?”雷狮问。
“因为三皇子殿下喜欢自由,夜莺也喜欢自由!”女孩说,“夜莺就是不想被拘束所以才一直躲着侍臣大人他们的。”
“那为什么那群笨蛋一一直找不到它?别告诉我是因为他们太笨了。”雷狮又问。
这时候,女孩的脸忽然皱成一团,看样子十分纠结,“那、如果我告诉三皇子的。话,三皇子不能告诉别人!”
小孩子真是麻烦,雷狮在心里叹气――虽然他今年也不过才十岁而已。
“行行,我答应你。”雷狮抚额道。
“那是因为……”女孩一副神秘的模样。

“夜莺平时……根本就不是鸟的样子啊”

“什―”“我们到了!”

面前是一棵参天的古榕树,粗壮的树枝上,一个和女孩年纪相仿的男孩背对他们而坐,温柔优美的旋律从他的口中溢出。
男孩的歌喉空灵且干净,像是从海面吹过的徐徐海风,可以抚平所有的痛苦与哀伤。

“卡米尔!!”女孩突然喊到。
歌声戛然而止,男孩转过头。较好面容上的蔚蓝色双眸疑惑地望着来到此处的两个人。
雷狮有些呆滞地望着男孩,他在皇室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却从未曾见过如此漂亮且澄澈的双眸。
真的就像是无意间降落于此的、不曾受任何玷污的天使。
让人忍不住,想要占为己有。
“卡米尔,我们仁慈的国王殿下希望你去给他唱歌听!”女孩喊到
卡米尔好奇的歪了歪了头,他没有听进女孩的叫喊而是好奇的端详着那个第一次到此的陌生人。
用人类的语言形容,眼前的人真是过分的帅气。那双深邃的紫眸像极了夜晚时分的静谧夜空。

那哪里,是否也有着星光在跳跃?

卡米尔下意识地转身站起,向着那片。夜空扑去。
雷狮很明显没有想到男孩会突然朝自己扑过来一下子慌了神,可身体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他朝着男孩的方向伸出了双臂。
男孩扑倒自己怀里,但由于重心不稳两人还是摔在了草地上。
“喂喂,不要突然扑过来啊。”雷狮有些无奈的说,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
卡米尔撑起身子向雷狮靠近,蓝色的眸与紫色的眸相持于同一直线。
“我就说它会喜欢你的。”女孩一副猜中了的表情。
雷狮闻言冲女孩翻了个白眼,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男孩的面孔忽然放大,额头抵着额头。
“真的有星星呢……”卡米尔喃喃道。
雷狮眨眼,“你喜欢星星?”
“嗯,喜欢。”卡米尔说 “很漂亮、很耀眼,但是却可望而不可即,无论我怎么飞都无法触碰。”
“……你真的是夜莺?”雷狮还是。不太相信。
卡米尔没有回答而是直起了上身,他闭上眼嘴里轻念了一句什么,不一会儿灰褐色的翅膀从他的背后展开将他包裹在中。而再次张开始男孩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灰褐色的小鸟。它扑腾着翅膀小心翼翼地落在雷狮的肩上。
“好了皇子殿下,我们带卡米尔回去吧。”女孩说。
“……你愿意和我们走吗?”雷狮问。
小夜莺歪了歪头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你要记住,在宫内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可以变成人,明白吗?”
这会没有犹豫,小夜莺直接点了头。

当雷狮和女孩带着夜莺走进王宫时,所以的侍臣都跪在了地上高喊:
“我亲爱的神鸟,感谢你救了我们的命!”
雷狮不爽的皱眉,“这是我的鸟!”
大殿中央国王下令在这里竖起一根金柱,夜莺就站在那里。它开始唱歌了,唱的那么动情、那么美妙,它的歌声把所以人的心都融化了。眼泪止不住的从国王眼中涌出,他从未听过这么动听的歌声。
国王本想将夜莺锁进金笼,让它永远只给自己一人唱歌。但雷狮却恶狠狠地对他说――
“这是我的东西。”
雷狮什么脾气国王最清楚,要是不把他想要的给他,他绝对会把整个王国给拆了的。
虽然有些不舍,但只要夜莺还在宫内他就可以随时传唤,只不过“饲养”的地方不同罢了。

很快,整个王国的人都在谈论着这只神奇的鸟儿,有十一个商人给自己的孩子取了“夜莺”这个名字,而夜莺则被留在了王宫里。

自那之后,小夜莺的脖子多了一个难看的项圈。但凡它有一点想要离开皇宫的念头,就会有数十几个侍卫忽然出现在它的身边,将丝带系在它的腿上。

小夜莺失去了它所喜爱的自由。

“你怪我吗?”皇子寝宫内,少年和男孩躺在那张巨大的单人床,少年轻声询问。
“为什么要怪?”卡米尔望着雷狮。两人都是侧躺的姿势,呼出的热气相交相缠。
国王听夜莺唱歌的时间是每日下午的七时到八时,除此之外的时间里小夜莺基本都是和三皇子黏在一起的。宫里的人总是打趣道:“雷狮殿下就像是养了个弟弟一样。”
“是我把你带进宫殿的。”
“可囚禁我的又不是你。再说,当初本就是我自愿进来的。”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要答应进宫?你明知道这样做会失去自由的?”
雷狮早就发现了,卡米尔根本不像是他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他聪明、冷静、果断,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小家伙。他会装出一副天真样来消除国王和侍臣对他的警惕;他会在一群皇室勾心斗角的时候告诉雷狮该如何脱身;他会用一副冷漠的表情让雷狮不去找那个贫穷女孩聊天也会用一副乖巧样让雷狮送给他一块美味的蛋糕。
于雷狮而言卡米尔就像是镜子中的另一个自己,随心所欲的性格、追求自由的执念,这样的卡米尔和自己一样,是绝不愿意被“鸟笼”所束缚的。
所以,为什么?
他可不认为卡米尔会同情那群侍臣。
“唔……那大概是因为……”卡米尔伸手抚上雷狮的眼眸,“我喜欢星星吧。”
卡米尔告诉雷狮,如果可以,他宁愿失去他完美的歌喉换来一双强劲有力的翅膀,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往上飞,与那些耀眼的星辰一起,沉醉在广阔无际的夜空中。
‘想要触碰到星空。’小夜莺如此许愿到。
“那大哥你呢?为什么,要保护我?”卡米尔收回手反问道。
“这个啊……大概是因为……”雷狮轻笑,学着卡米尔的动作将手抚在卡米尔眼眸上。
“我喜欢大海吧。”

一年过后,国王受到一个包裹,上面写着“夜莺”两个字。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只人造夜莺。它长得和真夜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它的全身都镶满了钻石,上紧发条时,它就能唱歌。大家都说:“好漂亮啊!”
国王的乐师极力地夸赞着这只人造夜莺,说它比真夜莺好得多:不仅外表漂亮,还因为它特别听话。
很快,这只夜莺就成为了国王的新宠。而真夜莺却渐渐被世人所遗忘。
于是,我们的小夜莺有了更多与自家大哥相处的时间。
“上次的故事,再讲一遍吧?”花园内,少年向他的夜莺请求到。
“可是大哥,你已经听了好多遍了。”卡米尔无奈的说。
“因为真的感觉超酷啊!”雷狮背对着卡米尔张开双臂,“狂妄、抢掠、争霸,那些海盗简直酷毙了!”
“大哥想当海盗吗?”
“我说过我喜欢大海吧。”雷狮转过头,“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鬼地方,我要成为世上最强的海盗,征服所有的海洋!”
“……如果是大哥的话,一定可以的。”
雷狮轻笑,他走过去双手撑在卡米尔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夜莺。
“到那个时候,我也会把你带上。”
“诶?”
“我要帮你触碰到星空。”
卡米尔眨了眨蔚蓝色的眼睛,歪着头问,“刚才那个……是表白吗?”
这下换雷狮愣住了,这小家伙从哪儿学到的这个词?!!
“是书上说的……”卡米尔像是听到了雷狮的心理活动,自己补充到。
“…………”以后绝对不能再给卡米尔带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雷狮默念。
“大哥?”
“啊,算是吧。”
“那大哥喜欢我吗?”
“卡米尔喜欢我吗?”
“喜欢。”
“那我也喜欢你。”
“那大哥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当然。你也是,仅且只能喜欢我一人。”
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单纯,没有拐弯抹角、也没有胡思乱想,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什么好不愿意承认的。而正是这样直接简单的传达,让两人无论未来有多长都能陪伴对方走到故事尽头。

一年又一年,少年已经成为了有伟的青年,年幼的夜莺也有了成熟的轮廓。
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从两人儿时起就紧紧相握的十指相扣。
没有灯光的寝宫内,卡米尔趴在窗台上等待他的星光归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陪在雷狮身边和他一起成长。他们曾一起逃出过皇宫观看贫民的烟火盛宴;他们曾搞砸过大皇子的成年典礼,将香槟洒在贵妇们的晚礼服上……

如今,他的大哥已经成年,再过不久,就要兑现他们一起出逃的夙愿。

忽然,寝宫的门被推开,夜风争先恐后地涌进房间。
“大哥,……诶!大哥,怎么了?!”卡米尔刚一回头就被雷狮抱在怀里,接着的就是唇舌相缠。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个接吻,但卡米尔还是被雷狮问得迷迷糊糊的。他的大哥太具有侵略性,每一处的接触都变成了一次占有。
很快,卡米尔就感觉喘不过气了,雷狮也适时的放过了他。
“怎么了大哥?”卡米尔看着雷狮因怒意而泛红的双眼疑惑的问。
雷狮沉默了良久,久到卡米尔跪在地上的双腿都有些发软他才开口道:

“我可能……要失约了……”

原来一年前,国王的人造夜莺里面的齿轮已经开始损坏,唱歌的频率越发减少,即便找了全国最好的钟表匠也无能为力。
不久,国王生了一场大病,据说已经不能治好。于是侍臣们开始商讨皇位继承的事――大皇子整天游手好闲,吃喝懒做;二皇子终日不学无术,流连于各种风月场所;三皇子虽然性格恶劣了一些但却确确实实是一个好苗子,再加上他本又是国王最偏爱的皇子,让他做继承人最合适不过。
“我本以为他们起码要等到老头子断气之后才会确立继承人,没想到他们。居然是提前内定。”雷狮恼火的说。
他本想趁着所有人忙于照顾老国王无暇顾及他们的时候偷偷带着卡米尔离开的,谁知他们居然只顾着准备继承大典对命悬一线的老国王完全熟视无睹,而作为主角的他更是受到了比之前更加严厉的看管。

想在这时候逃出王国,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卡米尔听完雷狮的讲述后也明白了他们。现在的处境,除非将濒死的老国王抢救回来否则根本就没有别的出路。

只要老国王还尚存于世,新国王就没有资格继
承王位。

“大哥,让我来吧。”卡米尔说“我有办法将国王救回来。”
“别想了,不可能。”雷狮怎会不知道卡米尔所谓的办法是什么――以‘神’的姿态与死神谈判。
“大哥……”卡米尔握住雷狮的手,“你帮我找到了我的星空,我也一定要帮你征服你的大海。”
“傻瓜,我早就征服了啊。”雷狮笑道,手反扣住卡米尔的手在上面落下一吻。

“你就是我的海。”

卡米尔一愣但很快反应了过来,他凑上去用脸蹭着雷狮的手。
“可是大哥也是我的星空。我不能让我的星空被除我之外的人束缚。”
“可我也不能让别人窥见我的海洋。”
“那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关。我的主人,只有大哥一个。”
“……你不会真的是天神的宝藏吧?”怎么会这么美好?
“不,我是大哥的宝藏。”

再说我们的的老国王,他正一人凄凉地躺在华丽的大床上,脸色苍白。他感觉自己几乎不能呼吸了,他还看到死神戴着他的皇冠站在他的床边,手里边拿着他的宝剑和令旗,周围有许多奇形怪状的面孔看着他。
国王吓得满头大汗,大声喊到:“快把音乐奏起来啊!小夜莺,快点儿唱歌啊!”但是,那只假夜莺一动也不动,因为已经有好久都没有人给它上发条了。
就在这时,窗外响起了动听的歌声,灰褐色羽翼的少年安然降临。
听到少年美妙的歌声,国王周围那些奇怪的面孔不见了,同时在他虚弱的身体里,血液开始活跃地流动起来。国王惊奇的问道:“你是?”
卡米尔说“我是夜莺。”
一旁的死神不满足卡米尔的戛然而止请求他继续唱下去。
卡米尔看向国王继续到“我可以帮你拿回你的宝剑和王冠,但是你要摘下我脖子上的项圈而且给予三皇子殿下终身自由。”
国王看着死神狰狞的面孔连忙点头答应,他巍巍颤颤地伸出手解开卡米尔脖上的项圈并把自己随身的腰佩递给卡米尔,告诉他见牌如见国王本人,他可凭此随意进出王国任何地方。
死神为了换去一支歌,把所有的宝物都给了卡米尔。于是,卡米尔继续唱了下去――死神这时想念起了自己的花园来,眨眼间他像一股寒冷的白雾,在窗口消逝了。
国王激动地流下泪水,他向卡米尔乞求道:“请你永远和我住在一起吧,我将那只人造鸟儿撕成碎片。”
“不,请不要这样做,它已经做了它能做的一切。”卡米尔说,“而且我要感谢它,因为它我才拥有了那么多与大哥一起的美好回忆。所以,请留下它。而且,我不会永远留在这儿,我的星光还在等我回去,我这一生只会与他一起。”
“永别了,国王殿下。谢谢你当初的所作所为让我得以与大哥相见。即便大哥不喜欢你。,但我还是衷心的感谢你。”

天亮了,当侍臣们走进国王的卧室,看着眼前的一切,惊讶得发不出声来:他们认为那个已经死了的国王,正站在那儿,向他们说:“早上好!”

而我们的夜莺少年正向着他的目的地急速地飞去,穿过宫殿、离开花园,熟悉的林子里那棵古榕树仍在伫立,而那棵树下站着的,是他的星光。
夜莺向他的皇子扑去,皇子伸出双臂。
宛如,他们的初次相遇。

                                                                         END

番外――
――――大哥,你的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要你平平安安,然后一直呆在我身边。

                                                                         END

本来是想在雷总生日当天发的,结果还是没赶上QAQ。
学生党伤不起啊。
但还是要说一句生日快乐,希望雷总可以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心想事成,平平安安。
…………怎么感觉自己那么像个老妈子?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