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つた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更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请称呼我爱或爱君
黑塔利亚极东洁癖
v家蕉橘洁癖
凹凸世界雷卡洁癖(准确来说只是不吃安哥x雷皇兄弟,应该算个杂cp和邪cp狂爱者)
不会说话和外交,请多指教≧﹏≦

没有男朋友的约会(6)【完结】

.女子组中心(秋,艾比,凯莉,安莉洁,蒙特祖玛,莱娜)
.cp向为丹秋、安艾、凯柠、雷祖、鬼莱,微瑞金、雷卡,已交往设定
.是糖,放心,这次纯糖无刀
.依旧渣文笔
.完结撒花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M市大学。

“那祖玛我先走啦!明天班上见!”
“嗯,再见。”
将扫把归回原处后蒙特祖玛将门锁好,夕阳的光辉遍布于她手中的课本,祖母绿的眸子里心事重重。放学的钟声还未消逝,余音萦绕在每一个角落,敲打着每一个人的心头。
蒙特祖玛点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为17:30,离嘉德罗斯训练结束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分钟。
嘉德罗斯大人应该已经走了吧。蒙特祖玛如此想到。
本来是要等嘉德罗斯培训外后接他去上礼仪课的,但今天值日的同学请假老师便让她来顶替所以多耽误了一些时间。
虽说已经猜到嘉德罗斯有可能先离开了但祖玛还是决定去一趟练习室确认。
来到那栋学校专门为练习生建造的楼前,熟悉的钢琴音从熟悉的地方传来,但又隐隐约约觉得那里有些不同。
嘉德罗斯大人……还没有走吗?蒙特祖玛一边想到一边加快了步伐。
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钢琴的声音逐渐变大。以往的鎏金色并没有出现,红色的发丝在夕阳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来回跳跃,黑色的音符在悠扬的旋律中翩翩起舞。
“雷德。”一曲终了后,蒙特祖玛如此喊到。
“祖玛~”雷德转头喜悦的喊到。
“……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弹钢琴?”祖玛走过去坐在雷德身边。
“看嘉德罗斯大人弹过那么多次,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雷德说。
“为什么偏偏学这首?”
“因为祖玛你说过喜欢这首曲子啊~”
祖母绿的眼睛微微收缩,双手不自觉的紧握。
当初随口说过的一句话居然会被他记到现在……
“呐呐祖玛,你觉得我弹的怎么样?”
“没嘉德罗斯大人弹的好听。”
蒙特祖玛看着雷德因失落而垂下的头有些忍俊不禁,她想起雷德之前对她说的喜欢。
他说“我不需要祖玛懂得如何表达温柔,只要我对她温柔就够了。”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黄昏将至。
放学的铃声已经消逝了许久,偌大的校园里只有些许的鸟鸣和迟走学生的匆匆脚步。
雷德的食指在几个琴键缓慢的来回跳跃,与以往不同风格的乐曲让蒙特祖玛微微发愣。
“新曲?”她问。
“不是啦,以前写的音乐小样而已。”雷德说。
“你….会写曲?”蒙特祖玛有些惊讶。她和雷德搭档那么多年,从未知道他居然有这方面的才能。
“啊~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不过嘉德罗斯大人不喜欢这种风格所以就没再写了。” 雷德无所谓的耸耸肩。

确实,这首曲子的音律过于安静。给人感觉就像是深山处大雪刚过的松树林,那里有着轻飘的薄雾和成片的雾凇,是虚幻也是美好。
对于嘉德罗斯那样的人来说,这样的画面简直比梦境还要缥缈,怎么可能会喜欢呢。

“虽说之前也试着让嘉德罗斯大人演奏过,但那次参加的不过是一个小型的表演会而已,那些人给的评价也不过是‘好听’而不是‘再来一遍’,结果这首曲子到现在也只是个小样儿。父亲说,我不是这块料,老老实实的做个经纪人就行了。无所谓啦~能和祖玛你一起就好啦!”雷德笑道。
可那双眸子里一瞬而过的失落却永远烙印在了蒙特祖玛心里。

原来,那么阳光的你,也经历过亲手埋葬理想的痛苦吗?

“.……弹一遍吧,那首曲子。”蒙特祖玛回过头,从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时间还早,来一遍,完整版的。”
“诶!!”雷德有些懵圈,“可是..不是还要去嘉德罗斯大人那边吗?”
“...我想听。”蒙特祖玛站起身走到琴凳后,“不行吗?”
“行行行!绝对行!!肯定行!!!!”
蒙特祖玛祖玛轻笑。傻子,她如此想到。

一曲终了,蒙特祖玛并没做什么评价只是说了一句我先下下去了然后就先行离开。
看着雷德一脸的满足样蒙特祖玛又忍不住勾起唇角。
一边下楼一边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直到看见弹出的信息栏显示【录音已设为铃声】这才将手机放回了原处。



S市。
安莉洁“喂。”
凯莉“你们那边完事没?”
安莉洁举着手机回头,看着那位已经看不出原样的小偷先生以及两位正在认真考虑究竟要不要脱下高跟鞋补刀的挚友深深的叹了口气。
安莉洁“算是…..完了吧?你们那边呢?”
凯莉“除了祖玛的脚扭伤外,其他的大概和你们‘差不多’。”
安莉洁“扭伤?没什么大碍吧?”
凯莉“看样子应该不严重。对了,秋姐和艾比在你旁边吧?”
安莉洁“嗯,正准备用高跟鞋砸某人的脸呢。”
凯莉“提醒她们别玩过火啊!毕竟尸体处理起来很麻烦的。还有…..”
安莉洁听见了凯莉重重的叹息声。

“告诉她们,有大麻烦了。”


秋必须承认,在看到安迷修帮祖玛包扎、鬼狐教训凯莉和莱娜、雷德海扁某小偷、雷狮在旁看戏的时候,她是真的懵了。
尤是其丹尼尔从一旁走过来说已经报警后转过来看自己的那一瞬间,她居然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说了句——
“晚上好,好久不见。”
然后,下一秒就听见了一声大吼——
“艾比小姐!!!!!!!!”
安迷修以闪现的速度瞬间出现在秋和艾比的中间,然后上下其手的检查着艾比裸露在的皮肤,一边看一边念叨到:
“艾比小姐!你没事吧?那混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有没有受伤?没有像蒙特祖玛小姐那样扭到脚吧?脚踝痛不痛啊?”
终于反应过来的艾比立马抓住安迷修在自己身上东摸西摸的手一脸怒气的大喊:“安迷修你个混蛋骑士!!!!不许吃我豆腐啊!!!!”
然后对着他的腰就是一脚。
安迷修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见艾比居然还有力气踢他骂他那应该就是真的没事。
也不管还在隐隐作痛的腰,安迷修松了口气般的笑道:“太好了,艾比小姐你没事。”
看着笨蛋骑士如释重负的笑容,艾比隐隐感到了一阵负罪感。
“笨蛋骑士,本小姐怎么会有事嘛!瞎担心….
对了….那个….就是…..刚才….踢了你..对..不起…”
艾比撇过头红着脸有些心虚的拨弄着额前的刘海。虽然知道安迷修不会怪罪自己,但必要的道歉还是要说的。
无论发生什么,她可能会任性、会撒娇,但她绝对不会恃爱行凶。
这是她对自己发的誓,也是她对安迷修的保证。

爱是两人同时付出,而不是一人宠爱、一人享乐。

“所以…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了吗?”丹尼尔清凉的声音把秋拉回来尴尬的现实。
“又一次离家出走的原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秋望着丹尼尔亮黄色的眼眸有些心虚的低下头,“我不是…..都告诉雷狮了吗….”
丹尼尔“….你觉得我信吗?”
秋“你不信就算了。”
丹尼尔“…………”

另一边,早就悄悄跑到凯莉身边的安莉洁小声的问:“秋姐这次出来不就是带我们玩吗?”
凯莉冷笑“哼,别说丹尼尔我都不信秋姐的目的会那么单纯。”
安莉洁“为什么?”
凯莉“第一天是商业街和甜品店,第二天是婚纱影楼,三、四天是游泳池和公园,第五天是游乐园,除去今天的扫墓,你就不觉得耳熟?我当初还跟你吐槽过的。”
安莉洁“.…………….!这,这不是大三那年,丹尼尔和秋姐第一次一周约会的时候去的地方吗?!!”
凯莉“是啊,我那时候还跟你吐槽说这两人约会跟度蜜月似的,那有人约会第二天就去看婚纱的。”
安莉洁“所以…..秋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凯莉“大概是在提醒丹尼尔,他对秋姐做过的秋姐也完全可以和我们做,这个男朋友有没有都无所谓。”
安莉洁“那意思是不是,他们的关系早就该……上升了?”
鬼狐“诶!你俩是不是聊得有点太欢了?!”
明明他还在教训人诶!这样无视他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凯莉一个白眼扔给他,她才不想听鬼狐的那一套洗脑教育呢,简直是让她感觉回到了中高考前的老师们的‘心灵洗涤’。
真不知道莱娜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鬼狐看着凯莉一副嫌自己啰嗦的模样刚准备上前尽一下自己做兄长的职责,就感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住了。
莱娜低着头,像是一个被老师怪罪上课迟到的三好学生,她抬眸偷偷的看着自己像是在揣测自己还有没有生气。
对这样的莱娜,完全生不起气啊。
而且,要不是凯莉教坏她,莱娜怎么可能对自己说谎。
嗯,对。都是凯莉的锅。
鬼狐把自己说服之后无奈的摸了摸莱娜的头:“下次不许这样离我太远,我怕我把你弄丢了。”
莱娜红着耳垂乖乖的点了点头。

坐在一旁的雷狮“怎么有一种被塞了各种口味的狗粮的错觉。”



等把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处理完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于是男子组毅然而然的住进了和女子组相同的酒店。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某些人二次偷跑。

当晚酒店某房间内。
安迷修“丹尼尔,在下让你买的戒指呢?”
丹尼尔“你不会是准备明天就求婚吧?”
安迷修“在下听艾比小姐说她们明天要去海边举行派对,雷狮说这场景很适合求婚,可在下觉得是不是太急了?”
丹尼尔“是有点。”
安迷修“是吧。但在下又觉得明天确实是个不错的时机,那么浪漫的求婚,艾比小姐拒绝的可能性也会小点不是么?”
丹尼尔“.…..那你是求还是不求啊?”
安迷修“在下要是知道,还来问你干嘛!”
丹尼尔“这样,明天我帮你把戒指带着。如果明天你想求我就把它给你,如果不求,那我就帮你收着,怎样?”
安迷修“好办法,谢啦兄弟。果然问你比问雷狮那家伙有用!”

第二天,拂晓将至。女子组迎来了她们约会的最后一天。碍于祖玛的伤,女子组决定不再去外面逛安安心心的呆在酒店里等待晚上的海边派对。
然后…..就听见房间里——
(前方第五人格渗入——)

艾比“闪闪闪!我*!!又追我!谁还有血帮我挡刀啊!!”
莱娜“别引到我这边啊!我已经残血了啊!!”
安莉洁“凯莉,快破机啊!艾比又要被绑上椅子了!”
凯莉“得!爆光了,等于没解。”
艾比“坑队友啊!!”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迷失’二字,女生们心里一阵MMP。
秋“又输啦?已经是第八轮了。这回是谁?”
凯莉“还能是谁,雷狮呗!有蜘蛛了不起啊?!!再来,我就不信了!”
安莉洁“行了吧,别忘了你哥还在那边呢。就他那战术,我们这儿谁攻的破啊?”
艾比“诶诶!那边又邀战了。”
莱娜“不是吧,还来?”
秋“你们这个可以发消息吗?”
莱娜“可以啊。”
秋“跟那边发一个,这回我们换一下。我们当监管者。”
安莉洁“可是秋姐,我们这边没人擅长监管者啊。难道秋姐你会?”
秋“我从不打游戏。”
凯莉“那我们怎么赢?!”
秋“安啦~我不会,但有人会啊。”
艾比“谁啊?”
蒙特祖玛“你们ID是什么?我加你们。”
几个女生瞬间恍然大悟。
对啊,怎么忘了。当初大学的时候,祖玛可是手游界的大师啊!!差点成为职业性的那种啊!!

此时,另一边。
雷德“靠!什么情况?!”
雷狮“混蛋安迷修,你跑我这边干嘛?坑老子是吧?!”
安迷修“谁知道你在那边啊!!糟了,残血了!帮忙挡刀啊!!”
雷狮“挡你妹啊!!老子还是残血呢!!雷德你死哪去了!”
雷德“还在晕眩状态QAQ”
安迷修“鬼狐呢?!别破机了!快救人啊?!”
鬼狐“我在椅子上怎么救人!!”

迷失。

四个男生瞬间失去游戏希望。

“从刚刚开始你那边就好吵,发生什么了?”
丹尼尔扶着电话失笑一声回到:“没什么,在打游戏而已。”
“还真是可怕。对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丹尼尔“差不多。对了,这些消息是谁告诉你的?”
“是一个未知号码,要我发给你吗?”
丹尼尔“那就劳烦了。对了,晚上的派对一起来吗?”
“嗯,来的。秋姐已经约了我了。到时候忙完就过来。就这样,先挂了。”
丹尼尔应了一声也挂断了电话。
看着那边叫嚣着又开一局的四人叹了口气。


当晚,海边派对。
在离烟花盛宴开始的前二十分钟,众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哈?你问为什么会这么晚?
因为打游戏打到后面的时候两方都打嗨了,不到手机没电关机坚决不下线。
没办法,一群好胜心强烈的家伙。
被海浪轻柔拂过的海滨上,闪烁着烛火和灯光。铺着白布的长桌上摆放着各类的鲜花与食物,两个穿着服务生服的、满脸奶油的、一高一矮的男人正偷偷的拿起一块巧克力派往嘴里塞。
“喂,你俩干嘛呢?”认出是谁的秋笑吟吟地问到。
那两人像是受到了惊吓,忐忑地转过身之后看见一脸疑惑的雷狮瞬间又后退了数十步。
“你们……好眼熟啊?”雷狮开口。
“不不不,不眼熟!一点也不眼熟!!!”
“一听声音感觉更熟悉了,大学同学吗?”边说着,雷狮边上前一步。
“不不不不不,绝对不熟!!啊,那秋j,哦不,秋小姐,你们要的相册我们已经做好放在那边了。没事,我们就先走了啊!”
说完,也不等秋回答两人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扬长远去。
鬼狐“呵,这速度。不当运动员真是可惜了。”
凯莉“但走的也太急了吧,手机都没拿……这个牌子的能卖多少钱?”
秋“行了,怎么说也是人家拿工资买的,心疼一下行不?……等会派对结束后雷狮你给他们送过去吧?”
雷狮“哈?管我啥事?”
秋“只是感觉你看见他俩脸时的表情会很有趣罢了。”
雷狮“……说点我听得懂的。”
秋“好吧,我要给你的报酬已经到了哦!”
雷狮“哈?你说的……”

“大、哥?”

雷狮瞬间愣在了原地。
明明他已经听了这个声音数十年,可当它失去机械电音真正传入耳中时,居然会感到是那么的陌生……

卡米尔手中盛着蛋糕的餐盘摔落在地,无暇顾及凯莉和安莉洁发出的悲叹,他跑过去扑进了自己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人的怀里。
即便他们每隔几个小时便会发一则消息,每隔几天便会打一通电话、每隔几周便会进行一次视频,却都不及与对方的一次真实的拥抱。
雷狮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人,力气之大像是将他融进自己的血骨。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气息,就这样一直到世界尽头也无所谓了。


众人“那个……二位,我们还在呢,别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啊喂?!”


餐桌前。
莱娜“这么多甜食都是卡米尔一个人做的?好厉害。”
鬼狐“毕竟是甜品师嘛……等等,这盘‘生化武器’是什么?”
鬼狐手指的是一盘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的鬼东西。
然后,他就感到自己的后脑勺遭到了猛击。
凯莉“滚蛋狐狸,你再说一遍本小姐的料理是什么?”
鬼狐“原来是你做的,意料之中。”
凯莉“……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这时,凯莉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了扯,回过头便看见了一脸可怜状的安莉洁。
安莉洁“凯莉,我饿了。”
凯莉“那就尝尝这个吧!”
看着手端黑暗料理一脸兴奋的望着自家媳妇的凯莉,一旁的鬼莱同时想到了‘家暴现场’几个大字。
安莉洁“诶*罒▽罒*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手工饼干!”
这个反应是个什么鬼?!!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柠檬小姐!!还有……你是怎么认出来那是饼干的啊!!!!
鬼莱一本正经且默契的在心中吐槽到。
安莉洁“可今天很热诶~”
凯莉“嗯?”
安莉洁“吃饼干的话,很快就会口渴吧?”
凯莉“对哦,哪就算了吧。吃柠檬蛋挞吗?”
安莉洁“要吃!”
这谜一般的对话是要闹哪样啊?秀恩爱还带这样的吗?!!!

嗯……说实话,比起凯柠好像你俩更秀一点吧喂!

餐桌另一边。
艾比“啊~渴死了,想喝苦瓜奶茶!”
安迷修“很抱歉啊艾比小姐,今天没有准备呢。要不要试试这个?”
递过来了一杯橘子汽水。
艾比“哇!还是加冰的!!我要我要!”
接过之后正准备喝的艾比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等等……这个,好像是……笨蛋骑士……喝过的吧……
那……这不就是……间接接吻!!!
艾比的脸瞬间红了。
看着艾比脸红的安迷修的脸瞬间也红了。

啊……被意识到了啊……

安迷修“艾比小姐……不渴了吗?”
艾比“再渴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啊……”

海边。
雷德“哇!祖玛,快看快看,这里居然有钢琴诶!!”
蒙特祖玛顺着雷德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看见了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
祖玛“真的,大概是用来给客人助兴的吧。”
雷德“可惜嘉德罗斯大人不在,否则就能用上场了。在海边弹琴……想想就很浪漫不是吗?”
祖玛“大人不在……也没关系啊……”
雷德“诶?”
祖玛“不是……还有你吗?”
偷偷的伸出小指勾住放在旁边的手,被主人察觉后更是大胆的换成了十指相扣。
祖玛“雷德,我想听你弹钢琴。”

“上次的曲子,再弹一次吧。”

烟花盛宴,开始了。
绽放于天中的花火,将阴暗的夜空照得璀璨。
望着天空的卡米尔,“好美呢。”
看着望着天空的卡米尔的雷狮,“嗯,好美呢……”

这一定是人生中所见的,最美景色……

“怎么办……”
秋忽然没来由的问到。
她抬头看向同样看着她的丹尼尔,一贯都是带着强势自信的笑容突然多了一层惧色。
“我好怕……”
丹尼尔伸手,温柔的抚摸秋微微颤抖的脸庞。
“怕什么?”
“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虚幻的……”秋抬手捂住脸,声音抖得不像话。

“这一切都太美好了,美好的……就像是假的……我好怕……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我该怎么办……如果回到了那残酷的现实……我又该怎么做……如果你们不在了、如果你离开了……我,不要一个人……”

听着女孩恐惧的话语,丹尼尔心疼的皱起了眉。
原来那么坚强的你,也会有如此懦弱的一面吗?
抱歉,如果我能早点意识到的话……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丹尼尔轻柔的拉下秋的双手。

“即便会坠入万劫深渊,即便会成为所有人的仇敌,即便会做出那些连自己都无法容忍的事……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陪在你身边。”

在烟花的照耀之下,在钢琴声的响起之时,在挚友们的欢呼声之中,白发青年对他心中唯一的神使单膝下跪。
手中的戒指闪着银光,金发女子穆然落泪。

“亲爱的秋小姐,可否让我们展开一场没有男友的约会?”

“一周?”

“不。一辈子。”



                                                                     END?






等等。







安迷修“丹尼尔!你拿的是我买的戒指吧?!!!”
雷德“安啦,反正骑士大人你连开场白都没练好,就当助人为乐嘛~”
安迷修“可那花的是我的钱啊!!!!”
雷狮“行了,连接吻都只敢用间接的,你还是再多当一段时间的男朋友吧。否则,我真怀疑你家公主殿下会直接送你去精神病院。”
安迷修“雷狮你不说话会死啊!!!”

                                                                          END




完结撒花!
假期最后时刻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真是可喜可贺!!
然后就要准备填浮生若梦的坑以及好好学习了。
学生党真心不容易啊。。。
还有就是,鄙人已经准备又挖一个长篇的坑(不是凹凸哦),但具体开挖时间还不确定,因为最近真的很忙。
(所以还是取关吧,否则负罪感真的太强了)


最后,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虽然已经快过来……)

评论(1)

热度(38)